<dl id='o8quu'></dl>
    <i id='o8quu'></i>

    1. <acronym id='o8quu'><em id='o8quu'></em><td id='o8quu'><div id='o8quu'></div></td></acronym><address id='o8quu'><big id='o8quu'><big id='o8quu'></big><legend id='o8quu'></legend></big></address>

      <ins id='o8quu'></ins>

    2. <span id='o8quu'></span>

        <code id='o8quu'><strong id='o8quu'></strong></code>
        1. <tr id='o8quu'><strong id='o8quu'></strong><small id='o8quu'></small><button id='o8quu'></button><li id='o8quu'><noscript id='o8quu'><big id='o8quu'></big><dt id='o8quu'></dt></noscript></li></tr><ol id='o8quu'><table id='o8quu'><blockquote id='o8quu'><tbody id='o8quu'></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o8quu'></u><kbd id='o8quu'><kbd id='o8quu'></kbd></kbd>

          <i id='o8quu'><div id='o8quu'><ins id='o8quu'></ins></div></i>
          <fieldset id='o8quu'></fieldset>

          欺騙來的愛

          • 时间:
          • 浏览:5

            他經營著一傢效益還不錯的面館,每天早早就要起來給她做好早飯,然後去市場賣菜,風雨無阻。

            相比之下,她很清閑,每天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早飯和午飯一起解決瞭,然後梳妝打扮,出去打牌,也是風雨無阻。

            他們從不爭吵,不是因為他們的感情特別好,是因為他們之間很少交流,倒像是兩個打火過日子的陌生人,淺薄的交流之外,沒一句言語。

            他每天都會忙到很晚,總是微笑的送走最後一面客人,才收拾打樣。踏著月光或者頂著風雨回到傢後,往往面對的是冷鍋冷灶,一室的黑暗。是的,她打牌還沒回來,她隻是盡興瞭或是疲憊瞭才會回傢的,傢對於她來說,隻是一間睡覺的屋子,

            這間屋子裡沒有一樣能讓她暖心的東西。別看他為瞭這個傢早出晚歸,可她恨他,恨他在面店裡和女服務員赤身裸體的耕耘,那天她踢開瞭門,兩眼通紅地瞪著他們狼狽的樣子,她想哭,卻笑瞭,笑得淚囊崩潰。

            也是從那天開始,他少瞭囂張,一味的用勞動來彌補他的錯。可她不看不聞不問,起來就去打牌,直到被牌友們的煙熏得滿眼通紅她才回來。回來時他已經睡瞭,而她會咣當踢開客房的門,驚得他心悸。

            生活就這樣一天天繼續,就像天空中堆滿瞭黑漆漆的雲,壓得人喘不上氣來。

            有一天,他像往常一樣做好瞭早餐,然後去買菜,等到瞭面店後,才發現出門前竟忘瞭拿面店的鑰匙。他於是折回傢取,打開門,發現門口赫然放在一雙男鞋,他的心一緊,撲到客房的門前,卻無力推開客房的門,可他的開門聲早就驚動瞭客房裡的一對裸體。

            半晌她慌張地從客房裡伸出瞭頭,看著他的眼神有些閃爍。他沒說什麼,咣當關上瞭門。

            晚上回來的時候,破天荒看見傢裡的燈亮著,她正在桌上擺弄著熱菜熱飯,看見他的時候,她宛然一笑,這笑容是他多少年沒有見到過的瞭,鼻子一酸,聲音有些苦澀。

             “洗洗吃飯吧!”她柔聲說著。

             “嗯!”他輕聲答應著。

            飯後,她叫他去散步,倆人在小區裡來來回回走瞭數次,卻沒言語。

            那晚,臨睡前,她鉆進瞭他的被窩。他開始有些被動,可片刻間就緊緊地把她擁在瞭懷裡,捧著她的臉,落著淚。

            日子似乎又回到瞭快樂之初,倆人的關系也變得和睦,偶然的爭吵,更能表現倆人真真實實的在意。

            所以他笑瞭,在送走面館最後一位客人的時候,他望著回傢的路。笑瞭,可他的笑容卻馬上僵在一雙曾出現在他傢裡的皮鞋上。

            抬頭,便看見他嬉笑的臉,手伸進兜裡掏出一疊錢塞給他。

            這是一場交易,他雇他勾引妻子,然後被他撞見嗎,為的是讓她心裡找到平衡。

            結局果然如他所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