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h9ezr'><strong id='h9ezr'></strong></code>

<i id='h9ezr'></i>

<acronym id='h9ezr'><em id='h9ezr'></em><td id='h9ezr'><div id='h9ezr'></div></td></acronym><address id='h9ezr'><big id='h9ezr'><big id='h9ezr'></big><legend id='h9ezr'></legend></big></address>
  • <tr id='h9ezr'><strong id='h9ezr'></strong><small id='h9ezr'></small><button id='h9ezr'></button><li id='h9ezr'><noscript id='h9ezr'><big id='h9ezr'></big><dt id='h9ezr'></dt></noscript></li></tr><ol id='h9ezr'><table id='h9ezr'><blockquote id='h9ezr'><tbody id='h9ezr'></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h9ezr'></u><kbd id='h9ezr'><kbd id='h9ezr'></kbd></kbd>
    1. <ins id='h9ezr'></ins>
      <dl id='h9ezr'></dl>

          <span id='h9ezr'></span>

            <fieldset id='h9ezr'></fieldset><i id='h9ezr'><div id='h9ezr'><ins id='h9ezr'></ins></div></i>

            千年一夢

            • 时间:
            • 浏览:11

              忘記是如何開始的,就像,忘瞭是怎樣結束的。

              那是一段美麗的年華,那個二十一歲的秋天。他像一首古老的歌,綿長深遠,不膩不俗;他又像一株向日葵,濃烈地開著,在那個夏末。炙熱的氣息,如陽光般溫暖!我想,我應該是先戀上瞭這種溫暖,然後才戀上他的。

              那時候的生活,是一種全新的生活。從軌道之外,折回原來應有的軌跡,走上早該去走的路。那是一種無法名狀的欣喜,像是初遇愛情時的心動與渴望!

              生命原是一種循環,即使偏離,也終究無法逃脫宿命。於是相遇,相識,相知,相愛,相守,而後,倆倆相忘……在生命的輪回中,一圈去瞭,然後又來新的一圈。一切又回到瞭原點,相遇,相識,相知,相愛,相守,倆倆相忘……

              我曾以為,那個有著法令紋的男人,就是我的一生一世。我沒有想到,我還會遇到他,這個陽光一般溫暖的大男孩兒。我更沒有想到的是,我們發過“執子之手,與子偕老”的誓言,卻還是在這混沌的塵世中,走著走著,便走散瞭……

              他叫子顏,認識他的時候,我還躺在那個有著法令紋的男人懷裡。

              但我終是遇到瞭他。那時我才發現,原來我是如此地渴望陽光!長期生活在陰霾和黑暗中的人,並不是習慣瞭這種陰暗,而是真的找不到一個可以讓自己走出去的理由。而他的出現,給瞭我理由——我要跟他結婚生子,平平靜靜地過正常人的生活。

              原來一切都是那麼地美好。我想,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吧,他把我當公主一樣寵著,任我安靜,任我鬧騰,任我憂傷,任我歡笑……隻是還會想念莫桑,想念那些鋪滿陽臺的茉莉花,在午夜醒來的時候。

              我們平平淡淡地過日子,如夢中預見到的一般。我從沒覺得如此幸福過,因為從來沒有一個男人,可以如此地為我!那個時候,我便下定瞭決心,這一輩子,我一定隻做他一個人的女人!

              可是我沒有想到,他會離開我,從來沒想到過!

              夢醒來的時候,毫無征兆。子顏走瞭,逃也似的走瞭……他帶走的,不僅僅是我的心,還有我對愛情、對婚姻、對生活所有的希冀!

              我開始失眠,很嚴重的失眠,每天都是在凌晨逼著自己去睡覺。

              我懷念著那些似有若無的過往,懷念著那道得到瞭又失去的陽光,懷念著那種蠱惑的味道,懷念著那些平淡幸福的生活……

              它們像夢一樣唯美,我沉迷其中,怎麼也找不到一個醒來的理由!那是最動人的綻放,最妖冶的獻舞,最浪漫的邂逅,最深情的迷戀!如同海洋之心,閃爍著它夢幻般的眼眸,醉瞭,連同發梢都在黃昏微熏的光影中飛舞,搖曳生姿。而我的幸福,終究在這塵世中站不穩腳跟,流離失所……

              子顏走後的第八個月,我開始去看心理醫生,我知道有些傷,我這一輩子也好不瞭,但我必須醫好自己,不為什麼,隻是必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