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at1lk'><div id='at1lk'><ins id='at1lk'></ins></div></i>

  • <tr id='at1lk'><strong id='at1lk'></strong><small id='at1lk'></small><button id='at1lk'></button><li id='at1lk'><noscript id='at1lk'><big id='at1lk'></big><dt id='at1lk'></dt></noscript></li></tr><ol id='at1lk'><table id='at1lk'><blockquote id='at1lk'><tbody id='at1lk'></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at1lk'></u><kbd id='at1lk'><kbd id='at1lk'></kbd></kbd>
      1. <dl id='at1lk'></dl>

          <ins id='at1lk'></ins><span id='at1lk'></span>

        1. <acronym id='at1lk'><em id='at1lk'></em><td id='at1lk'><div id='at1lk'></div></td></acronym><address id='at1lk'><big id='at1lk'><big id='at1lk'></big><legend id='at1lk'></legend></big></address>
          <i id='at1lk'></i>

          1. <fieldset id='at1lk'></fieldset>

            <code id='at1lk'><strong id='at1lk'></strong></code>

            我所愛的,隻是那一年穿著白衣服的男生

            • 时间:
            • 浏览:9

              每一位女生或男生心中都有一位天使,絕對的唯一,隻是在遠遠的地方,可望而不可及,我也不例外。
              那是在哪一年,我也不記得瞭,大概是在高一或高二吧,我們學校的食堂是在公寓樓的地校,-1F,每次下去打飯都要下一大坡梯子。有一天,我跟閨蜜下完課去打飯,下一坡梯子時,一位男生上來瞭,右手拿著飯盒(我們那個地方特意的,像個杯子似的)從下面上來,穿著一條咖啡色的褲子,頭發分向右邊,他的頭輕輕一甩。突然,不知道是什麼感覺牽動瞭我,我的心隻想微笑,嘴角有點微微上揚,或許是覺得他對有點可愛,或許是我覺得他可愛而因此有點得意。
              又過瞭不知道多少時候,一天上早操,在我們那上高中是住校的,早上六多久起來,學校統一跑步、做早操,在一個深秋,天氣有點微涼,早上六點多的時候天還沒亮透,有點霧蒙蒙的感覺,在學校的泥土操場上看到瞭一團白影,T桖,短褲,很美,像天使一樣,還有那右分。不知道是什麼樣的感覺,我的心為之一動,或許是心悸吧。
              時間就這麼樣流逝著,轉眼就上瞭高三,學校為瞭照顧我們畢業班,就把我們從最底樓搬到瞭最高一層樓,是為瞭防止那些學弟學妹下晚自習走瞭時候影響我們,因為我們要上三節,而他們隻上兩節。
              有一天下課瞭,從窗外望去,又是一團白色,右分又出現瞭(就叫他L吧),白色的衣服,從我的窗外飄過,我的心不知道怎麼瞭,隻知道飄啊飄啊飄,感覺很開心,或許高興,還是其他什麼。
              而這之後,L每次下課、上廁所總會從我們窗前飄過,白色的衣服,臉龐,紅色的衣服,灰色的衣服,橫條紋的衣服(綠白、藍白相間)。我總是準時在三次(早、中、晚)下課把目光鎖定在窗外,等著他飄過,他就像天使一樣。
              一次偶然的機會,得知他就在我們隔壁的隔壁,11班,還知道他叫L,跟我閨蜜一個班,有點熟。告訴瞭我的閨蜜,隻是我的閨蜜不是很贊成。從此之後,我就在不經意間胡思亂想啊,坐在教室就開小猜,想他坐在隔壁的隔壁在幹什麼,坐瞭那個位置,每天下午吃完晚去上晚自習之前就寫一篇日志,總是在寫今天有沒有看到他,在哪裡看到的,我的心情怎麼樣,放假瞭也寫,就寫詩啊,寫想象他在傢做什麼,開不開心。我曾認,愛情確實能讓人成為詩人,做為理科生的我既然能寫出優美的詩作,隻可惜後來那些日志被人毀瞭,再也沒有瞭,包括我收集的有關他的一切,一個經閨蜜之手的一個上好佳的塑料口袋,一些我為他坐的小東西,還有那什麼什麼。
              後來,有一天我不知道從哪裡聽說愛一個人就送他圍巾吧,在學校的小店裡看到一條圍巾,灰白相間,我覺得它就是屬於天使的,就買瞭,當時15元吧,托朋友給瞭他,是匿名的,還夾瞭字條,大概就是說,你不要亂想,我隻是想送你圍巾之類的。其實當時我也是這樣想的,我不想影響他,雖然我天天胡思亂想,因為在高三,學業比較重要。
              記得那是在一個下雨的傍晚,我的心就像有一隻小鹿在跳,我也不知道在跳什麼,或許是怕他發現瞭吧,或許是……反正是有那麼多的不確定。
              再後來,我不知道從哪裡找到瞭他手機號,記得有一次放假,我跑到小店裡給他打電話,我隻是想聽聽他打的聲音,在這之前,我從沒有聽過他說話,打通瞭,他在哪裡喂,喂…喂,我緊張的不知所措,就掛瞭,奔向田埂,奔向傢對面的山上,始終安靜不下來,就像《初戀這件小事》裡的小水向學長打電話那一幕,小水打通瞭跑到外面直跺腳,多年後,看到小水這樣,我就想起那個我和當年的他,有時獨自一人會心裡酸酸的,想起遠方的他,跟我的對話至今不超過五句的那個他,他從來都不瞭解我的他。想起當年瘋狂的我,如今卻沒有瞭那般勇氣,小水和學長的結局那般美麗而現實中的我們卻是無能為力。
              之後的日子裡,奔走在校園,我會從四面八方搜索他的影子,記得做早操他穿著那條紋衣服奔在我前面的樣子,記得他從食堂上來在操場上看人傢踢足球的畫面,記得下晚自習他去學校小吃店買雞爪的畫面,記得放假回傢在那等客車的畫面,記得他從學校小店出來,我剛好在他後面的畫面,記得那次放假回校,我去眼鏡店買眼鏡碰到他的畫面,記得還是一次坐車回校,在街上看到一個女生掉著他胳膊的畫面(後來才知道那是他妹,跟我們一個年級,在1班。當時的我莫名的難過。)想起,他們班去縣城體檢,我跑到他們教室找到他的課桌,看到瞭那張證件照,仔細一看,原來長這樣啊,我就想笑,還對著那張照片傻笑。想起,一次下午,我去食堂吃晚飯,沒戴眼鏡,他從我右邊走過,我局促不安的樣子。想起我買瞭相機站在宿舍等他從食堂上來,到宿舍那邊,用相機偷拍的樣子,可惜,後來那膠卷在畢業時在學校弄丟瞭一個包,包裡的膠卷也都沒有瞭。想起高考時,看到他穿著黃色T桖的樣子,想起考英語之前他和同學坐在樓下的花園旁的樣子。想起高考結束後我去雙桂,在車上看到他在另外一個車上,從另外一個方向開過去,白色的衣服,側臉,我記得那一定是他,那是我最後一次看到他。
              之後,我得到瞭他QQ,就加瞭他,去他空間看看,發QQ信息,而他,隻是把我當成一陌生人。喜歡上qq空間上校內也是從那會開始的吧,我總是喜歡從哪裡得到一些他的動態,心情不好瞭,在哪裡,都做些什麼,有照片。後來的後來,我上大學去瞭,而他也去上大學瞭,在北方,我也買瞭手機,買手機第一件事就是給他發短信,我總是喜歡以一個陌生人的身份跟他聊,而不暴露自己,這樣我很安全。(寫到這,我想起瞭他,不禁黯然淚下)
              他軍訓那段時間吧,貌似我們是最和諧的,他會分享聽他的點滴,他告訴我,北方的風好大,他說他穿瞭好厚的衣服,他說他在學紅歌,他說,他跟哥們出去吃飯瞭,他說小弟弟,他說大學沒意思啊,他說要送我筆記本墊腦,我當真傻傻得在桌子上得把腦袋放筆記本上,他說想歪的站墻角唱國歌,他說,真沒意思啊,對前途無望。我立馬就從新申請個QQ號,發郵件,帶歌帶照片的那種,鼓勵他,隻是後來那個QQ號我也忘瞭是什麼瞭。我說我在幹啥幹啥,我今天去爬山瞭,隻是我從沒告訴他我今天去寺院也拋硬幣瞭,還為他祈福瞭。我也迷上瞭網吧,舍友說,你上網真頻繁啊。隻是他們不知道我隻是想去看看他,看看他QQ空間和人人。
              在後來,我發短信他很久都沒回瞭,在後來,我刪瞭QQ和校內,在後來08年下瞭一場超級大的雪,從北方下到瞭南方,下到瞭我的心裡。他和一位女孩戀愛瞭,他的日志刺痛瞭我的心,在後來我總是習慣性地隔一段時間去他空間校內看看,當然是申請瞭另外的賬號,或許是為瞭我那可憐的自尊吧。或許有時候打打騷擾電話,打瞭,不說話,有時候從新申請個QQ號,扮成陌生人跟他聊天,但大多時候每當我想起他時,看看校內和空間足夠瞭,思念就不會蔓延,也不會失態,這兩個地方就好似代替瞭他,給我瞭一劑安靜劑。每每上網,總是看看最近來訪裡有沒有他,在後來在我實習的時候,他突然來我頁面瞭,讓我激動瞭好久,我的心又不去自覺的跳啊跳啊跳得很厲害。我激動得要把我對他的心情告訴他,其實隻是我多想瞭,隻是他突然想起我而已,準備把日志都寄給他看看,當日志寄到半路我又後悔瞭,其實我們什麼也不是,我們連普通朋友都不是這樣做隻會喪失自己的自尊和打攪他平靜的生活,或許讓他更內疚,不想讓他不快樂,所以讓他把他退回來瞭。
              2011,我畢業瞭,陰差陽錯來到瞭這個我完全不熟悉的北方小城,而他同樣在北方,隻是離我很遠很遠。
              喂,喂…
              喂,喂…
              我很內疚…
              喂,喂…
              喂,喂…
              這就是他迄今為止與我的對話,隻有五句,也許有人問:為什麼會愛上這樣一個他隻對你說過五句話,隻是在電話裡面?我想說的是:"我也不知道,愛情就是這麼神奇,或許這才是愛情。"等到年華已逝,突然想起,這才是一生中最幸福的時刻,那些傻傻的幸福,想起那些年,這些年,我或許隻是愛上瞭愛情本身,談著一場一個人的戀愛。在這個浮華的世界,想起那團白色從窗外飄走,我的心就安寧瞭許多,我的人生要走,我也已經是成年人瞭,要對自己的行為負責,所以便沒有瞭當初的瘋狂,結局沒有小水與學長的美好,或許我沒有小水的勇敢,沒有那種強大的力量。
              在遠方的你,對我完全陌生的你,祝你一切安好,對於我來所便是晴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