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9bokr'></i>

  • <tr id='9bokr'><strong id='9bokr'></strong><small id='9bokr'></small><button id='9bokr'></button><li id='9bokr'><noscript id='9bokr'><big id='9bokr'></big><dt id='9bokr'></dt></noscript></li></tr><ol id='9bokr'><table id='9bokr'><blockquote id='9bokr'><tbody id='9bokr'></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9bokr'></u><kbd id='9bokr'><kbd id='9bokr'></kbd></kbd>

      <code id='9bokr'><strong id='9bokr'></strong></code>

      <ins id='9bokr'></ins>
      1. <dl id='9bokr'></dl>
        <acronym id='9bokr'><em id='9bokr'></em><td id='9bokr'><div id='9bokr'></div></td></acronym><address id='9bokr'><big id='9bokr'><big id='9bokr'></big><legend id='9bokr'></legend></big></address>

        <i id='9bokr'><div id='9bokr'><ins id='9bokr'></ins></div></i>

        <fieldset id='9bokr'></fieldset>
            <span id='9bokr'></span>

          1. 愛人人吃人的心是鉆石做的

            • 时间:
            • 浏览:6

              有那麼一位心清似水的臺灣女人,婉約地講起她的愛情觀:
              "愛一個人,就是在他的頭銜、地位、學歷、經歷、善行、劣跡之外,看出真正的他不過是個孩子——好孩子或壞孩子——所以疼瞭他。"
              看到這段話時,揮已像個玩累瞭的孩子,乖巧地倚在我的一邊睡著瞭。本想念給他聽的,後來想想,這些文字隻不過是喚起女人間的共鳴。
              於是,輕巧巧地撥開他,伏到案頭,決心為他寫些什麼,就像老師在期末給學生下個評語,就像傢長在人前信口拈來一些瑣事……
              揮是學數學的,而且在海外呆瞭很多年。他的語言毛毛糙糙的,有一些洋化的浪漫成分,也有時因使用得不多而顯得生疏,顯得別扭,顯色就是空得格外地有點創意。
              比如說剛剛開始的時候我們分居兩地,常常靠電話聯絡。電話裡,我總是會問:"想不想我?有多想?"揮的回答便是那種怪怪的話語。他說:"當然想瞭,幾想。"開始沒聽明白也沒想明白,後來才恍然大悟,哦,幾想,幾在數學裡代表瞭無限的意思,幾想,就是怎麼想也想不夠的意思。於是誇他,聰明,有靈氣。後來我又問他:"是不是越來越依戀我瞭?"他便擲地有聲地回答:"是,太是瞭。"哦,一個"是"字還不夠,還要加個極言其深的形容詞,難得他脫口而出的這份別致。
              總打電話也不是個事啊,我們便找機會能夠相聚。他一下子變得非常忙碌,問他為什麼?他說,很多事情要濃縮起來處理啊。我說別累壞瞭自己。他又說:"我現在所做的努力,就是為能早一分鐘見到你。"不是早一天,不是早一個小時,是早一分鐘。我們平日揮霍的光陰似水流年,而現在盼得久瞭,戀得苦瞭,竟是一分鐘也不可以錯過。這或許是學數學的人特有的時間概念,嚴謹、縝密,又滿是細微處灑dm出來的真情,不經意間流露的實意。
              終於見面瞭。見到揮用的毛巾毛已經稀拉拉的瞭,便讓他換條新的五一氣溫。揮說:"一直舍不得扔,就是因為它是你曾經用過的,上邊有你的氣息,是那種吸引我的氣息久草視頻在線新免費。"像一個聽話的小孩,清清楚楚、一字不差地陳述完所有的理由。叫人又憐又愛,叫人止不住也還在愛下去。
              我又該出遠門瞭。每當我走的那一天,揮總是特別的忙——為我買這買那,累得辛辛苦苦還要把我送到機場。臨進"安檢"的時候,我就叮囑他:晚上別去上夜班瞭,給別人掛個電話讓人代個班,你早點歇著吧。揮答應瞭。待我到達目的地我瞭,接到揮的電話,他竟又在辦公bili室裡瞭。我有些嗔怨,他卻振振有詞。他說:"我必須給自己找點事情做。從神馬神馬午夜你轉身進安檢門的時候,我就止不住想你,想你是一件比上夜班還要辛苦許多倍的事情。"隔著千裡之遙,揮也可以把我的眼淚給說出來。
              夜很深很深瞭,揮又掛過一個電話來說他翻來覆去睡不著。他說,他忽然發覺傢裡的床實在太大太大瞭,隻有兩個人來睡才不覺得浪費——這是一個數學博士的嚴謹呢,還是一個愛人的親昵?心裡竟有一絲絲的疼,是那種被幸福撐得太滿的心疼,疼也心甘。
              有一首歌,很早以前流行過一陣子,其中一句歌詞說"愛人的心是玻璃做的",詞作者的初衷是玻璃心易碎,要好好呵護。其實,我想真正的愛人的心,是不是容易碎並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它是透明的,它是清澈的,它有一種堅硬的純凈,錘煉得久瞭,就是一顆坦蕩蕩的鉆石心。
              還是那個心清如水的臺灣女人,她還要婉約地啟迪我:
              "我們隻有這一生,這是我們惟一的籌碼,我們要合在一起下註。
              "我們隻有這一生,這是我們惟一的steam戲碼。我們要同臺演出。"
              這段話是寫給相愛的男人和女人的,等揮醒來,我要念給他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