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eldset id='28as3'></fieldset>
  • <i id='28as3'><div id='28as3'><ins id='28as3'></ins></div></i>

    <ins id='28as3'></ins>
    <acronym id='28as3'><em id='28as3'></em><td id='28as3'><div id='28as3'></div></td></acronym><address id='28as3'><big id='28as3'><big id='28as3'></big><legend id='28as3'></legend></big></address>

        1. <tr id='28as3'><strong id='28as3'></strong><small id='28as3'></small><button id='28as3'></button><li id='28as3'><noscript id='28as3'><big id='28as3'></big><dt id='28as3'></dt></noscript></li></tr><ol id='28as3'><table id='28as3'><blockquote id='28as3'><tbody id='28as3'></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28as3'></u><kbd id='28as3'><kbd id='28as3'></kbd></kbd>
          1. <span id='28as3'></span>

            <dl id='28as3'></dl>

            <code id='28as3'><strong id='28as3'></strong></code>

            <i id='28as3'></i>

            10路公交隔離區2車

            • 时间:
            • 浏览:14

              晚上11點,10月份的天空下起瞭小雨。
              一個十八、九歲的大男孩,手中拿著一顆排球,在公交車啟動的時刻跑瞭上去,雨水打濕瞭他那一頭帥氣的長發,雖然班主任已經警告過他,但他還是舍不得剪掉長發。
              他叫卓天,175CM的身高,白色的T恤、運動褲,已經被泥土染臟瞭。他是一名高三的學生,當別人都在努力、刻苦的學習時,他還是天天到沙灘上和打排球。
              或許在老師的眼中他就是差生:成績不行,又不遵守校規。但他不在乎…
              他喜歡坐在倒數二排左側的窗戶邊上,車上隻有兩個乘客,除瞭他,還有一個坐在他前排的女孩,第一次見到這女孩,以往最後一班10路公交隻有他一人。
              女孩應該和他的年齡差不多,綁著烏黑的馬尾辮,戴著一副細黑邊的眼鏡,白色的耳塞,白色的連衣裙。低著頭認真的翻看著學習資料,將那遮住眼睛的劉海順道耳後。
              靠在車窗玻璃上,卓天漸漸睡著瞭,又一次翹瞭晚自習,打瞭一晚的排球,累瞭…
              "誒~小子,到站瞭"司機師傅看著後視鏡,對著卓天說道,雖然不知道卓天的名字,但很明顯,司機師傅已經認識這小子瞭,差不多每天都乘坐他這最後一班的10路公交。
              女孩用書本碰瞭碰卓天的肩膀,看著卓天迷糊的眼神,微笑著說道:"到站瞭".
              公交車緩緩的開去…
              "還下雨誒!要不要遮你一段?"女孩搖著手中的傘說到。
              這時,站在雨中的卓天看清瞭女孩的臉,很清秀,皮膚白嫩,臉上有點點肉,笑起來有兩個深深的酒窩,她的笑容很美…
              "額,不用瞭,反正已經濕透瞭"指瞭指身上的衣服,說著便向居住的小區跑去…
              女孩撐著傘,也慢慢的消失在雨中。
              他們走的是同一方向…
              第二天
              無星的黑夜,依舊飄落著小雨。車門即將關上的剎那清明追思傢國永念,那一白色的身影又竄入車中。"叮~叮~叮~"投幣的聲響,在這空蕩蕩的公車裡,顯得格外清晰。
              看見瞭昨天的那女孩"嘿",女孩抬起頭,給瞭他一個微笑,便又認真的看起書來。
              坐在女孩的後面,看著她那藍白相間的校服,市二中的!同一學校。怎麼就對她沒印象呢?
              本來還想問點什麼的,但見她這麼用工,便不在說瞭。
              靠著窗,閉上雙眼…
              10幾分鐘後…
              感覺到有人輕輕拍打著他,睜開雙眼,看見的是那一個笑容,他知道到站瞭。
              公車緩緩開去…
              女孩搖瞭搖手中的雨傘"遮一段?"
              卓天指瞭指身上濕透的衣服,便又向小區跑去。
              第三天…
              這個夜晚沒下雨,漫天星光點點。
              看著漸漸遠去的公交車,女孩對著卓天開玩笑到:"今天你終於是幹的瞭".
              卓天看著那女孩,穿著校服,傘收著。"今天,你終於不做白娘子瞭"
              兩人都笑瞭,一同想小區走去。
              卓天左手插在褲兜裡,右手拿著球,看著邊上女孩的左側臉蛋,"你怎麼也走這邊啊?"
              女孩看瞭看他,"我和你同一小區!剛搬來",說著將劉海順到耳後。
              他喜歡在她的左邊,因為能看她的這個動作,覺得很美,很自然…
              卓天甩瞭甩那一頭長發"剛搬來,難怪我覺得以前在學校都沒見過你!對瞭,你在幾年幾班?"
              "你也在市二中?我在三年五班,你幾班?"女孩看著卓天感到有點驚訝,同一所學校,竟一點印象都沒有。
              卓天尷尬的看瞭看女孩:"重點班啊!那個…我在一班,額——我叫卓天".
              女孩停瞭下來,瞇著眼想著,卓天?卓天?一班的…?日歷.
              女孩突然抬頭,盯著他,笑瞭起來,"哦~~我想起來瞭!每次校會結束時都會提到的,年級差生!翹課之王!卓天——"
              看著卓天尷尬的樣子,女孩越發的想笑:"對瞭,我叫白靜".
              在10路公交上他們倆時常相遇…
              模擬考,年級混考…
              很巧的是,午夜兇鈴3下載卓天就坐在白靜的左側斜後方。
              白靜也發現他就坐在後面,回頭沖著卓天動瞭動嘴唇。
              從那嘴型上看來,是:加油!
              唉~還加油呢,左手撐著腮幫子,右手轉著筆,看著試題,這是有多難?多難?多難?啊…
              隻做選擇題!全部勾A.
              抬頭看看瞭白靜,她也剛好回頭,然後將卷子向下拉瞭拉。這時卓天竟能看到卷子上的一部分作答。
              他知道瞭白靜的意思,不自覺的翹起瞭嘴角。
              幾天後,發試卷
              "卓天&mdash邦德手槍被盜;—63分,不錯!有進步,繼續努力。"老師看著卓天說道。
              坐在座位上,卓天看著卷子都覺得有點不可思議。同桌用肩膀撞瞭撞卓天,一臉沮喪:"有沒有搞錯,小宇宙爆發嗎!怎麼連你小子都及格瞭?倒數第二的我,成瞭倒數第一,沒天理啊…"
              看著卷子,這一刻卓天有瞭不一樣的感覺,及格的喜悅,雖然不是他自己的能力得到的分數。
              圖書館
              卓天第一次進去是兩年前,為的是找火影漫畫。這一次,是為瞭找些捕導書籍,他想自己考及格。
              沒想到白靜也在圖書館,不!應該是沒想過…
              在白靜左邊的空位坐瞭下來,小聲說道"謝謝".
              白靜轉頭看瞭看,眼神中有些吃驚!低聲的說道:"你——圖書館?動漫?"
              這句話,讓卓天無話可說,耳根紅瞭起來。白靜看著他的囧樣,笑瞭笑:"多少分?"
              "63"
              "什麼啊!笨哦——沒抄完?應該能有80以上才對啊!"
              "你以為誰都像你那麼聰明啊,你多少分?"
              "98"
              "白靜,這道題我這麼都算不對啊!"
              "小數點你都能標錯…"
              …新光棍電影…
              就這樣,從那天開始,他們倆一直在圖書館學習到深夜,關系也越來越親密。
              三年級,上半學期,第二次模擬考……
              "卓天,59分!還差一點點,要加油!"老師在次對卓天說道。貌似不管及不及格,老師還是這句話…
              看著手裡的試卷,他笑瞭,雖然沒及格,但這個分數告訴他,他的努力沒有白費。他想讓別人分享他的喜悅,第一個想到的是白靜。
              食堂
              完瞭!來晚瞭,已經排起長龍瞭。突然,卓天看到瞭在白靜就在隊伍的前面。
              拍瞭拍白靜的肩膀"後面好多人,要排好久,你順便幫我打一份",說完便轉身去找座位。
              "我又不知道你喜歡吃什麼!唉——卓天"
              &quo日本理論片t;火腿,雞蛋,我討厭魚和白菜"
              白靜端著飯,四處張望。
              "讓一個女孩幫你打飯,是不是很爽啊!好意思嗎你"
              "又不是不認識"
              用手肘碰瞭碰白靜的手臂,"唉~,你知道這次我考瞭多少分嗎?"
              "多少?"
              "嘿嘿…59分,不錯吧!"
              "都沒及格,有什麼好高興的"說著白瞭卓天一眼。
              "還差一點點點啊!這都是我努力的結果啊——你看那邊…"說著用手指瞭指食堂門外。當白靜轉頭的時候,他將筷子向白靜的碗裡伸去…
              "什麼啊?誒——你怎麼偷我雞蛋"說著伸出筷子,想要將雞蛋搶回。
              卓天立馬將身體轉到一邊,避開白靜的筷子,"哎喲,一個雞蛋有什麼關系嘛!在說我考的這麼好,就當是獎勵啊!"
              白靜用食指推瞭推眼鏡,考的這麼好?就這樣還算好?看瞭卓天一眼,將碗裡的魚和白菜夾到卓天的碗裡,"考的這——麼好,雞蛋是獎勵,魚和白菜是鼓勵,希望你再接再厲,下次爭取考及格".
              卓天用筷子不停的插著魚,"不是吧!不是跟你說,我不吃魚和白菜的啊".
              "你可以不吃,但是以後不要問我問題"
              "我……"
              或許他們倆都沒註意到,他倆的關系變得很微妙,很曖昧。
              他們一起度過瞭聖誕節,卓天送瞭一條白色的連衣裙給白靜,第一次見面的時,她的身影還印在他的腦海中,深深的…
              白靜送瞭一隻黑色鋼筆給卓天,"不得不說,你的字很難看!很多時嗶哩嗶哩候,字,就是男人的臉面".
              寒假,他們每天有在學校圖書館學習到深夜。
              除夕夜
              <你微笑的眼我看到無數晴天
              吻你的臉的那一天
              擁有全世界
              ……
              牽你的手去感覺
              煙火最迷人的季節
              照亮幸福的瞬間
              ……
              牽你的手去感覺
              煙火最迷人的季節
              點亮生命的一切
              綻放我們的喜悅
              ……>
              F4《煙火的季節》,白靜手機的鈴聲…
              "喂——"
              "你在幹什麼啊?這麼久才接!"
              "剛洗完澡啊!"
              "新年快樂"
              "新年快樂"
              "你看到瞭嗎?"
              "什麼?"
              "你走到陽臺,向月亮的方向看,看到瞭嗎?"
              "嗯~~~看到瞭,很漂亮"
              "祝你新的一年,就像那煙花笑臉,天天快樂"
              高考後
              "喂——"
              "今晚——有空嗎?"
              "嗯"
              "7點,海邊…"
              晚上
              星光點點,海風輕輕吹動著她那白色的裙擺…
              兩人肩並肩的走著…
              "你不是有話要對我說嗎?"
              "我…","我…","額——我覺得考的應該不錯"唉,卓天心裡暗暗氣惱著,來之前都想好的,怎麼到瞭這裡就…
              看著他這樣,白靜心裡暗暗的罵瞭句白癡,"我——明天~就要回傢瞭,我傢裡有急事。你還有什麼要說的嗎?"
              "沒"雙手插著口袋,尷尬的笑瞭笑。
              白靜輕咬著嘴唇,皺著眉,這傢夥氣死我瞭:"你還是沒及格",情商…
              次日
              早上9:00,車站。送白靜上瞭車…
              白靜回傢後…
              卓天拿著那隻黑色鋼筆,發呆。"對不起你撥打的電話已關機",到底發生什麼事瞭,這麼多天瞭,她的手機一直關機。
              直到幾天後,他看見瞭那則新聞…
              他來到海邊的那個公交車站,晚上9點,他一直在那等著,等最後一班車。漸漸的又下起瞭小雨,不知不覺,認識她已經快一年瞭,想到她,眼睛開始模糊…
              靠著廣告牌的柱子,坐在地上。從口袋裡掏出瞭包香煙,自從看到那則新聞開始,他便抽起瞭煙。
              隻有香煙的苦澀多省明確.天休假,更接近他的感覺。
              "碰"用打火機翹開瓶蓋,閉起眼,仰著頭,灌瞭起來。其實他本不會喝酒…
              隻有啤酒的苦澀,能麻醉他的思念。
              積蓄已久的思念、痛苦,隨著淚水溢出眼眶,劃過臉頰,滴落在心上…
              兩個酒瓶,片地的煙頭,還有一顆破碎的心…
              11點…
              依舊坐在那個位置,但前面少瞭她!
              10路公交車,又回到瞭以前的樣子,隻有他一名乘客。
              靠在窗上,淚水模糊瞭雙眼,漸漸——好像看見瞭她的身影,黑色的馬尾,白色的耳塞,低著頭看書。
              隨著淚水的劃落,她的身影一同消散…
              閉上雙眼,漸漸的睡著瞭…
              暴怒的海浪拍打這巖石,
              一陣海風吹過,帶走瞭一片煙灰。
              當香煙遇上火,產生瞭煙灰;
              他遇上她,產生瞭感情…
              或許歲月會將他對她大部分的感情帶走,但總會剩下一些帶不走的東西,如那熄滅的煙頭黑瞭的部分。那天沒說出的那句話,將會成為他一輩子的遺憾…
              又一陣陣海風吹過,將一個躺著的空瓶吹走,剩下一隻酒瓶,孤伶伶的站立在哪。
              他下瞭車,慢慢的消失在雨夜中…
              最後一班,10路公交車,那沾滿小水珠的玻璃窗上。